<xmp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/form><xmp id="kpep8"><button id="kpep8"></button>
<xmp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/form></form><xmp id="kpep8">
<xmp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/form><form id="kpep8"></form>
<xmp id="kpep8"><xmp id="kpep8">
<xmp id="kpep8"><xmp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/form><form id="kpep8"></form><xmp id="kpep8">
<ins id="kpep8"></ins>
<form id="kpep8"></form>
<form id="kpep8"></form><xmp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button id="kpep8"><button id="kpep8"></button></button></form>
<xmp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button id="kpep8"></button></form>
<form id="kpep8"></form><xmp id="kpep8">
<form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button id="kpep8"></button></form></form>
<xmp id="kpep8">
<xmp id="kpep8"><form id="kpep8"></form>
新聞 政務 黨建 視頻 圖片 社區 評論 旅游 電商
客戶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數字報

遇見新職業 | “90后”陪拍師張慧:將攝影特長和喜好輕松變現

時間:2024-03-13 09:15    來源:十堰晚報  字體:  打印  播報

開欄語

陪拍師、陪診師、古裝妝造師……隨著經濟社會發展,形態多樣、分工精細的新職業不斷涌現,為青年群體提供了更多就業選擇的同時,也成為我國當前以及未來勞動力市場中不容忽視的力量。即日起,本報聚焦十堰出現的一些新職業,看看青年群體如何將職業與興趣相結合,在新的賽道實現價值、綻放光彩。

708D4D5ECAA7FF29D9F5C2E51A7C6605

張慧(右)一邊引導顧客擺動作,一邊拿手機按下快門。 

從咖啡館到甜品店,在網紅景點一待就是半天,拿著手機引導女孩們擺出各種拍照姿勢,這是陪拍師張慧的日常。

陪拍,顧名思義就是陪伴+拍攝,是近兩年衍生的新職業。與傳統的跟拍攝影不同,陪拍更像是找了一個會拍照的朋友,拍攝一些生活化的照片。張慧擅長攝影、熱愛拍照,曾為身邊的朋友記錄眾多美好瞬間。如今作為陪拍師,她只收幾十元就能給女孩們拍出美美的照片,自己也從中獲得了諸多樂趣。

秦楚網訊(十堰晚報)文/記者 楊天嬌 圖/記者 呂世銀

一小時收費30元至55元

3月10日下午3時許,記者在重慶路盧浮宮小區外的一家咖啡廳見到了張慧。這里是她成為陪拍師后接單較多的地方之一。

39811E

手機是張慧最常用的拍攝工具。

“來,眼睛看向窗外,把頭發掖到耳后,露出半邊臉”“特別好看,就是這樣,一定要保持這個姿勢……”張慧一邊引導女孩擺動作,一邊拿手機按下快門,不一會兒就拍出很多好看的照片,顧客很滿意。一小時后,拍攝工作結束,張慧將照片面對面傳給顧客后,這一單就算完成了。

今年31歲的張慧目前是一名專職陪拍師,之所以進入這一行,是因為她一直都喜歡攝影。“之前我還沒做陪拍師時,就是朋友們的拍照‘搭子’,每次出去聚餐,他們都要我拍照,出去玩也要我來當攝影師。那時候我在一家公司做文職工作,每天下班后就跟朋友們一起‘打卡’十堰的網紅店。”張慧說,十堰有哪些店適合拍照,她了如指掌。

去年年底,張慧從原來的公司辭職,朋友們建議她做陪拍師。“我在網上看到別的城市有人做陪拍師,發現這個職業挺適合我。”張慧說。

2024年1月10日,張慧將她拍的朋友的照片發布到小紅書上。“第一條帖子只有5個人點贊,我連續更新,發布四五條后,有網友通過小紅書私信我,問我能不能幫忙拍照。”張慧說,她的陪拍之路就此開啟。

從1月份接到第一單到現在已有兩個多月,張慧的陪拍足跡遍布十堰的多個網紅景點和甜品店、咖啡店。張慧告訴記者,她按室內/室外、單人/雙人收費,一小時收30元至55元不等。自從加入陪拍這一行,張慧的時間幾乎都被拍攝填滿了,現在正值春暖花開的時節,她每天都能接到單,周末會更加忙碌。“連著幾天拍攝是挺累的,但是非常開心!”

一天拍了近兩千張照片

5F51A

有豐富經驗的張慧很快就能找到最佳拍攝角度。

陪拍、約拍、跟拍,這3種在社交媒體上火熱的拍照形式有什么區別?張慧介紹:“約拍和跟拍更多的是拿著相機跟著客戶一整天,適合婚禮、領證等場合。陪拍往往固定在一個地方,時間控制在兩小時以內。”張慧說,雖然陪拍師都會帶相機等設備,但手機仍是最常用的工具。

“和約拍、跟拍相比,陪拍性價比更高,顧客花幾十元就能拍出滿意的照片。”張慧說,她最忙的一天接了3單。“那天我早上9點多出門,拍到晚上6點多才結束,去了3個地方,拍了將近2000張照片。我以前沒有用過充電寶,自從開始做陪拍師,我買了個1萬毫安的充電寶,工作時隨身攜帶。”

出于安全考慮,張慧只接受女顧客。“找我拍照的大都是20歲至40歲的女性,她們在小紅書上私信我,然后標明拍攝時間、地點、風格,我就會根據情況來接單。”張慧說,她曾幫一位很少拍照的40多歲的女性拍下一組唯美的照片;記錄一位考研失敗的女生鼓起勇氣再考的過程;幫一對有著十幾年友情的閨蜜合影……“有一次去十堰經開區般若寺拍攝,一單就拍了900多張照片。”張慧坦言,每次結束拍攝后她都累得不愿動彈,但是只要拿起手機點開攝像頭,又覺得有了無窮的動力。

“這個職業掙不到太多錢,但每次看到顧客翻看照片時滿意的笑容,我就有滿滿的成就感。”張慧說,兩個多月來,她總共接了將近20單,掙了約1600元。

會把陪拍當成愛好做下去

4D79BF8F240

張慧和顧客一起選照片。

“與寫真有所不同,陪拍師拍出的照片更日常、生活化。大部分人可能是因為買了一件新衣服,或者是發現了一個風景很美的地方,想讓朋友拍,但又沒法拍出她們想要的感覺,所以來找我拍照。”張慧說。

網上曾有人調侃,人像三要素是模特好看、模特好看、模特好看。對此,張慧并不認同,“對我來說,長相普通的女生也能拍出好看的照片,顏值并不是最重要的。”張慧對人像三要素的定義是模特的狀態、穿搭和攝影師。

翻開張慧的小紅書賬號,可以看到許多精致的照片,鏡頭里的女孩們個個落落大方、表情舒展。“一開始有些人會放不開,但是女生越夸就會越自信,擺出來的動作也會越好看!”

“目前我基本上都是接市內的單,離我近的地方就自己坐車過去,稍微遠一點的地方,顧客會開車帶我過去。比如之前有一單是在鄖陽區漢江邊拍攝,顧客來接我,我們一起過去,拍完了再一起回來。”

“這個職業也有它的局限性,和蘇州、杭州、廈門那樣的旅游城市相比,陪拍在十堰算是比較小眾的職業,而且季節性很強。在十堰,大學生陪拍師比較多,全職陪拍的人比較少。”張慧表示,由于陪拍是新興職業,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,不過她暫時不會放棄,未來會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兼職陪拍。如果有人預約,她會在空閑時繼續幫顧客拍照。

( 責任編輯:侯爽    新聞報料:8110110    版權聲明

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一区二区_日本heyzo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熟女亚洲精品麻豆_国产无码网页在线观看